可带旅客体验原味生活‧老港渔村转拚观光业

可带旅客体验原味生活‧老港渔村转拚观光业大马独立54年后的今天,仍有两座岛屿无水无电,而老港就是其中一座“不幸”的岛屿。没有自来水供应,村民只好自储雨水,没有电流供应,村民只好自备蜡烛及发电机。虽然无水无电极不方便,但并未吓退老村民,许多土生土长的老居民更决定与老港长相厮守一辈子,绝不因缺水缺电而弃岛入城。缺乏现代化设备,固然令老港难以发展,但却也令它得以保存天然的一面。如果政府善加发掘老港沿海红树林、赏季候鸟、赏萤火虫等天然旅游资源,老港将会成为一个越来越年轻的“不老”岛屿。霹雳州有两个偏离内陆、清一色华人聚居的海岛渔村,村民天生天养的靠雨水及发电机过着纯朴自然的乐天生活,这两座海岛渔村,就是大直弄与老港。老港这座古老渔村,约50户人家都是讨海为生。这里无添加防腐剂色素的老港虾米,名扬国内外。老港软壳虾米基于产量有限,加上许多国外如新加坡、泰国等地的识味老饕前来抢购,因此每趟收成很快就被抢购一空,若非有当地居民或熟客帮忙订购,本地人鲜少有机会买得到。怕老天下雨影响产量四面环海的老港海岛居民皆以捕鱼维生,他们在捕获体形较小的软壳虾后,将之晒成虾米出售。岛上製作虾米的人家都属家庭式经营,晒虾米是岛上学生课余及妇女做完家务后空闲时的工作,由于成品很抢手,所以他们从不担心销路。在屋前晒虾米的妇女许秀桃指出,该岛出产的虾米不怕没人买,只怕老天下雨,因为一旦下雨,就没有办法把虾米晒乾,进而影响产量。“而且下雨也不能出海,渔获跟着受到影响,渔船捕不到虾回来,我们就得停工了。”她说,只要天空放晴,一天就可以把虾米晒乾,若遇上连绵雨天,就得晒上好几天,而且还得搬上搬下的,非常费劲也非常麻烦,加重不少工作。岛上的家庭主妇,平时除了定时煮两餐做家务外,并没有其他事忙,日子过得非常清閑,所以岛上的妇女闲来都很乐意晒虾米售卖,赚取一些钱帮补家用。许秀桃说,老港偏离十八丁内陆,空气不受污染,晒虾米也不会招惹苍蝇,而且工作简单,只要将虾加上盐巴煮熟即可,不需加色素及防腐剂等化学物,岛上晒的虾米绝对卫生。发展养殖业拚生计除了扬帆出海网捕虾鱼以外,也有老港村民在村前水道海淤浅河口筑寮养殖鱼虾为业。村委秘书马如明(41岁)说,老港虽然缺乏外援,但村民皆自力更生,除了捕鱼,他们也在海面筑起养殖箱网养鱼增加收入,主妇们也会抽空製作捕蟹网笼这些小手艺外销,甚至充份利用屋前的空间来晒製虾米,自给自足之余也无需担心吃进肚里的海产是黑心食品。海水鹹度高适合养殖业“因为老港海域的海水鹹度高,非常适合养殖业,所以岛对面的海域,筑起了大大小小的饲养场,那是看天吃饭的岛民在海产捕捞欠佳时的另一种替代行业。”养殖业在老港海面蓬勃发展,如果能获得政府批准,居民还可以利用屋后沼泽地带筑起洋灰鱼寮,养殖各种鱼虾,收成效果肯定会比海上养殖来得好。“沼泽地饲养场的水质易控制,降低了海水污染的风险,是一个极具潜能的行业。”他希望政府能关心这个小渔村,期盼代议士能协助村民争取到太阳能电灯改善渔村的照明设施,还有修建坚固耐用的实用码头及破损的石板通道。百年来无水电供应老港这座远离内陆,几乎与世隔绝的华人渔村,在国内极为罕见。许多年前,一群中国南下的华人先贤,从马六甲海峡来到这里生活,聚足该红树林沼泽海岛,靠海为生,并纷纷把房子建在沿海的海岸线上,形成今日的老港。由于佔据优越的地理环境,早期移民从马六甲海峡抵达这里生活,可能较这河道的内港十八丁渔港与遴近渔村的历史更为悠久。老港屹立在北霹雳桑加河口,距波涛汹涌海天相接的马六甲海峡仅咫尺之遥,在地理位置上紧扼太平拉律马登区水道咽喉,是水道进入太平沿海的门户。而且,双溪双桑河正是拉律峇登县与吉辇县的分界线。由于岛上缺乏自来水与电流供应,村民都是以大小水桶或水缸储存雨水作为日常生活用途,食水则通过渔船由内陆运载过来;至于电流供应,村民过去都只以蜡烛照明,目前则依赖自备发电机于夜间照明,甚至可以收看电视节目,包括收费电视台等,娱乐一番。盛产鲜蚶供应国内外老港一带的海域,是鲜蚶盛产地,渔民採捞蚶苗后,便在老港海域一带养殖,是盈利颇丰的行业。由于国内许多海域已受到污染,一些原本盛产蚶的地方,已逐渐减少产量甚至是无货供应,以致蚶因供应剧减而变得炙手可热,身价水涨船高。养蚶业的蓬勃发展,主要是因为大马河口一带拥有肥沃的泥泞,可供蚶只繁殖,所以有不少鲜蚶在河口繁殖。鲜蚶供不应求渔民在蚶生长至适合的时期,便乘船採捞,然后以自製的铁丝网筛滤掉其他海产类及杂物,才能将蚶苗装入包袋出售予养蚶业者,再运往国内外市场销售。据养蚶者告知,除了河口,蚶也喜欢栖息在内湾风平浪静、水流畅通及稍有淡水注入的低潮浅泥泞中,而老港海域因位于十八丁河口,因此符合了蚶繁殖的条件,成为国内其中一个盛产蚶的海域。业者说,一旦海水污染超出蚶可以承受的程度,蚶便会迅速死亡,这也是国内许多原本盛产蚶的海域,近年来绝迹的最大原因。由于海鲜需求量增加,导致鲜蚶也供不应求,养蚶业更在沿海一带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鲜蚶也成了抢手贷。大马的鲜蚶,除了供应本地市场外,也外销到新加坡及泰国,是一项可以为国家赚取外汇的行业。因此,业者都希望政府能给予养蚶业援助,让养蚶业更有系统的发展,惠及蚶农及国家经济。岛民另觅生计添收入多年前,大直弄海岛渔村被列入房屋及地方政府中央发展策划下,岛上的基本设施近年不断获得提昇;反观老港渔村,因受到政府的忽略而落后,百年来的设施资源没有获提昇,岛民纷纷往外迁移,使岛上人口日趋锐减,空置的房屋越来越多。岛民找新出路搞生态旅游儘管老港居民都期望能搭上中央政府的发展列车,为这座古老渔村带来“革新”,无奈多年来就是看不到政府捎来好消息。眼见渔村没有太大发展,岛民只好自求多福另觅生计增加收入。岛民看準走过百年历史的老港渔村极具发展“生态旅游”潜能,这里的环境优美且恬静,绝对是每天活在纲筋丛林间的城市人洗涤心境的好地方,因此往在这方面大展拳脚。老港新上任的村长李广才(34岁)说,与其苦等政府的援助,不如岛民自己团结起来,为老港探索出一条“翻生”的道路。他认为,虽然老港欠缺政府提供资源发展的后天设备,但凭着先天远离城市喧嚣“世外桃源”的优势,老港还是可以从传统渔村转型成为让外地人前来消闲放轻鬆的度假胜地。“老港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与世无争、安逸的大环境,新鲜美味的海鲜也唾手可得,旅客可以抛开城市生活的压力,浸浴在充满大自然色彩里,享受悠闲的生活。”因此,他吁请岛上的居民团结起来,大家一起动手动脑的营造岛上旅游独特风味,一旦经营得当,肯定个远近驰名,旅客竞选涌抵的悠閑胜地。用心打造反璞归真旅程老港新村村长李广才建议,在创造岛上的旅游事业上,居民可以採取“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的方法来经营,反正岛上空置的房子多的是,不如将这些房子翻新闢为民宿。平日生活悠闲的妇女可以準备美味的海鲜餐食,海上作业的渔民则可趁业余时间,引领旅客到海上观看海上的养殖场,或安排旅客随渔船到海上“放笼”捉虾或七星网捕螃蟹。可参观萤火虫捕蚶运作他认为,只要交通、膳食、住宿具备,再加上观光景点的恰当安排,发展这个行业不是一个梦,只要一个电话联络,岛民就能妥当安排好一切。除了海岛居民乐天勤奋的生活写照,岛上还有保佑岛民平安,已有逾世纪的老教堂和神庙,更有不少传奇故事至今仍让人津津乐道,这些都是岛上人文及文化的精彩一页。“不仅如此,观光沿海连绵的红树林、赏候鸟、夜间的萤火虫、海上饲养场、哥龙邦岛的探险、捕蚶业的运作等,都是参观价值极高的卖点,绝对可以让旅客带来不一样的体验。”其实,一趟反璞归真的“无添加”旅程,确实能让人放下急促的脚步,调整凌乱的思绪,理出解决难题的方案。咱们跟着大自然的步伐,了解逾两百名居民平静的岛上生活,不难发现,这里的岛民,没有因着客观因素或挫折而选择迁移,他们与渔村风雨同路的厮守,在海峡夕阳映照下,更令人相信他们可以凭着一条“旅游路”走出更灿烂的明天。星洲日报/副刊‧文:关悦涓‧2011.06.18

相关推荐